首页

行业资讯 NEWS

那些微博段子手们,他们在怕什么?

152015-05
2015-05-15 23:00浏览:

 

文/杨君君(微信yangjunjun420)

互联网给世界所带来的颠覆不仅存在于技术的进步,更多的在于它在用一个看似无形的扭曲力场,不断的刷新和改变着世界原本的一些运营规则。

最近,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都在转载一篇名为《微博段 子手的权力游戏》的文章,将原本以隐秘身份所存在的微博段子手们进行了一轮“集体性”曝光。如果回看整个文章,会发现其实文章对这些段子手们没有表现出任 何的敌意,相反,对于微博要求的广告分成、段子广告植入耗费精力予以了很大的同情。但是,就是这样一篇“宣传性”的文章,却成为了这些成名段子手们最可怕 的“噩梦”。

这些微博段子手们成功的打破了“公司渴望被媒体主动报道”这一世界大多数情况下通行的法则。是不是感到不可思议?但他们确实在害怕,在恐惧,就像是一个意外发现宝藏的流浪汉那样,致富后的安静祥和被瞬间打破,带着满满的戒备和不安面对忽然闯入自己生活的人群。

他们,究竟在害怕什么?

第一,政府是否允许这样一个舆论巨无霸的存在;

虽然在任何一个国家,掌握话语权的网络“意见领袖” 都在政府允许和被接纳的范围内,但很少有哪个国家乐于见到这些意见领袖“抱团”存在,更不用提进行公司化运作。原因无他,当这些单个的意见领袖形成一个组 织,那么其在舆论上的价值观一旦出现任何扭曲,足以造成无法挽回的灾难,国家绝对不想有这样一个足以威胁到国家舆论的网络版的“新闻联播”存在。

在那篇文章中,将目前微博段子手的势力范围进行了非 常详尽的介绍, “三年前,白洱是一名普通的广告从业人员,售楼先生正在售楼,铜雀叔叔还是一名大学生。现在,他们是三家段子手文化公司的老板,旗下签约了中国90%的职 业段子手,粉丝累计超过三亿人。”不错,你完全可以认为他们能够控制大部分的舆论方向。

当然,你可以说他们同样活在国家和微博的监管之下, 但是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就先不论其瞬间爆发力能够有多强,也不说这种监管力度能否完全屏蔽,单就从实施上来看,似乎这种无时无刻的防备也总是不会那么的 物有所值。毕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面对一个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弓箭,最好的处理办法应该是在它发射以前折断弓,而并非随时带着一面盾牌。

第二,微博有了更充分的理由去收“保护费”;

段子手之于新浪微博,就像是可乐中的碳酸,没有它只 是一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糖水,但太多会撑破包装成为不可控制的存在。从心里上来说,微博绝对不会喜欢这些段子手,因为他们拿走了微博认为原本属于自己的 企业广告费。尤其是在阿里入股以前,新浪微博为了汲汲寻找盈利模式煞费苦心,而在同时这些微博段子手们却可以日进斗金。无论如何,卧榻之旁,岂容他人安 睡,自己开的场子,你来跳舞,绝对无法接受。

如果从运营规则上来说,微博没有任何一条理由去向这 些段子手们收取任何费用。一个开放的平台,任何类型的用户本就应该一视同仁,只要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微博无权去干涉这些段子手们依靠创意去赚取广告费 用。因为并没有任何规定去说,如果在新浪微博上发推广性质的广告,微博要收取30%的广告分成。

但是,即便是这样,面对微博,段子手们明显没有那么 的强势。一方面,大多数段子手们在初期都接受过新浪微博的“恩惠”——或主动推荐粉丝关注,或者推热门话题,这种理不清的关系让段子手们在情面上难以去跟 新浪微博撕破脸;另一方面,那些段子手们都明白,不交份子钱的后果绝对是非常可怕的,微博实在有太多的方法去“整治”他们,并且让他们叫不出苦来,本就游 走在这种情况的边缘,实在没有为了争一时义气而砸破饭碗的必要。

如果说在这篇报道出来之前,段子手们还可以通过一些方式跟微博之间达成微妙的平衡,那么现在,微博有了足够的理由去要那些分成。甚至从微博的心态上来说,这种光明正大的做“冤大头”,是可忍孰不可忍!

第三,他们害怕粉丝,害怕粉丝不再关注和喜欢他们了。

去年写过一个关于职业Dotar的文章,瞬间被文章 中所提到的那些大神们骂惨,事后回想,原本我的那些善意和崇拜,其实并没能给他们带去任何的个人增益,相反,我去报道他们做淘宝店、职业解说等赚钱的事 情,却让他们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愤怒——他们清楚的知道,很多粉丝之所以支持他喜欢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认为跟他能够相互理解,属于同一类人,而当他们知 道,他们所喜欢的那个人,不但不跟他们一样,反而靠这些粉丝发家支付,并且很能赚钱,粉丝们会怎么想。

同样的道理,对于那些微博段子手们来说,他们不想让 粉丝知道他们能够赚钱,因为他们不是王思聪,他们跟粉丝之间情感的维系,还要依靠这种微博交流,让他们之间能够引发共鸣,“他写的这个就是为我而做”、 “我们是同一类人”……而现在,当粉丝知道他们能赚钱,而且不少赚的情况下,这种距离感会瞬间拉大,粉丝们能否继续保持初心,维持一如既往的支持,恐怕连 这些段子手们自己都不相信吧。

再加上广告原本就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尤其是在中国, 由于虚假、诈骗等太多负面词汇加在广告身上,大多数人对广告并没有太多的好感。在这篇文章曝光之后,他们一定会担心,再有一条微博发出来,下面的粉丝会不 会排队评论,“广告狗”——由于这种既有印象,造成更极端的后果是,即便不是一条广告,会不会也会成为粉丝臆想是不是广告的话题。

不客气地说,对于这些微博段子手们,报道即负面,真相即负面,所以他们不希望被报道,他们不愿意现在平静而安稳的生活被这些媒体的报道所打破。面对报道,他们会认为,一切都已经不再控制之中,一切都将面临着末日。

硬币的另一面,为何春暖花开?

比恐惧更可怕的是愤怒,当这些微博段子手们在压抑和恐惧中苦苦挣扎的时候,硬币的另一面,微信上的那些大号却正干的热火朝天,丝毫没有受到这些负面情绪的蔓延——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其实是在干同样的事情。

阑夕在朋友圈发了一条非常有意思的微博,“微博的段子手们一旦被曝光收入情况,,一个个的紧张的跟丢了魂似得,恨不得去把刊载杂志全部回收烧掉。微信组织一堂公开课,那些微信帐号挤破头要去分享挣钱经验……”

这一点确实值得微博段子手们愤怒,一样的东西,一样的性质,凭什么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境遇。实际上,就像是蜜糖于砒霜,巧克力于人和于狗,不同的平台中,就注定着会有不同的生存法则。

第一,微博无论是用户量,还是目前发展势头,与微信 相比相差的都不只是一个量级。虽然微博一次又一次的用活跃用户数来证明自己还是最有影响力的平台,但确实……就像是吵架后的情侣在发生肉体关系后经常会变 得融洽那样,肉体永远是最忠诚的,我们现在多久才会打开微博一次?微博成为过去时的状态,本身就意味着会有各种各样的并发症产生,段子手的恐惧谁又能说, 这不是其中的一个?而相对年轻的微信,借着微博已经培养出的这种段子手盈利理念,可以使用户有着非常大的包容性;

第二,微信对于生态的架构与微博并不一样,微博是一 个媒体属性极强的社交平台,这就注定了它需要在政策和用户宣泄之间寻找平衡点,也就是说,需要有更多干预去维持整个生态的秩序;而微信是一个提倡“去中心 化”的生态,没有类似于热门话题榜这种官方干预极强的东西,所有的用户,包括微信公众号在内,都是自由发展,所以微信很少去限制或者干扰微信号的运营—— 只要在法律红线的范围内,更何况,微信本就鼓励赚钱,希望打造属于自己生态下赚钱的案例;

第三,微信公众号并没有形成类似于微博那样的组织, 虽然有各种什么“自媒体联盟”,但从实施管理上来看,这些联盟对于其旗下帐号,并没有绝对的控制权,换句话说,其存在的概念多于实际意义,这些联盟很少能 去控制微信公众号的话题,更多像是一个公众号的“媒婆”,相互关注,相互背书,相互拉粉。其实,微信公众号的核心传播在于用户在朋友圈的转发,而并非是原 本粉丝的关注,在这样一个内容“整理者”的保护下,非常注重私密社交空间的微信很难让这些帐号有“一波流”的传播效果。

往往一些看起来相似的东西,一些微小的差别通常能够 决定完全不同的命运。好在对那些微博段子手们来说,这些现在的害怕、恐惧和愤怒,终究只是现在的事情,就像所有人都无法预知自己真正面对死亡的那一刻会是 什么心情,毕竟他们现在除了“害怕”之外,还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继续过之前的日子。

一如奥雷柳斯说过的那样,“如果你对周转的任何事物感到不舒服,那是你的感受所造成的,并非事物本身如此。”可能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比想象中美好!

BACK
分享: